欄目列表
當前位置: 主頁 > 交流信息 > 防災減災 >

基于相互保險思維的新型冠狀病毒風險管理

時間:2020-02-06 15:46 作者:省漁業互保協會 王以誠 責編:潘思敏 點擊:
       【摘要】縱覽各地對新型冠狀病毒防控方案,總體思路基本是將人員分為ABCD四類,并對這四類人員分類管理,但各地的防控重點與思路五花八門,而且防控工作的主要人員基本是相關醫務人員。從相互保險思維角度,對新型冠狀病毒的防控,本質上就是對該病毒造成損害的不確定性進行行業安全管理,即對新型冠狀病毒進行的風險管理。全面梳理現階段的疫情防控工作,依據風險管理基本理論,可以辨明防控方向,把握工作重點,化解防控難題,早日戰勝疫情。
 
       對于新型冠狀病毒的防控管理,各地的管理思路是:將人群分為A、B、C、D四類,A為武漢已感染并生病的人群,B為被A感染且互相不知已被感染,且為無癥狀的潛伏人群,C明確與A接觸過但未發病的人群,D是大量沒有感染的人群。現在的應對方案是A已暴發,可以隔離,C通過一段時間也能識別出來,現在的問題是B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所以,B需要通過全民D一起隔離一定天數,讓其暴露出來后處理,以免B傳染給大量的D。這個方案整體沒有問題,大家基本也是按這個思路進行管控,但是還是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
       一、對方案問題的提出
       這個方案看起來非常完善,但有幾個問題需要解決:一是真正的A類人員到底有多少人,是否只有到醫院治療的才算A類人員,疑似的人員是否屬于A類;二是要用多長時間隔離B人類人員,要知道,沒有癥狀的B,不知是誰,什么時候被感染成為B也是不知道的,于是就有了2代B,3代B,n代B的出現,這個時間永無休止,是否為了保證安全,要等B類人員全部完全暴露后才算達到應對目的。當然,最極端的做法是一直隔離,直到全社會一個也沒有生病了,且延續最有可能的天數,但這種代價是可怕的;三是對這四類人員的管理人員是誰,是否只是醫務人員的責任?
       對這些問題的處理,實際上涉及到了相互保險運營管理中的行業風險管理,雖然是行業的事,但不完全與行業(醫學)有關。
       二、風險管理理論與誤區
       風險管理理論告訴我們,對于未來的不確定性進行管理包括四個過程:風險識別、風險評估、風險處理、風險監控。風險處理的是風險管理的重點,包括:風險自留、風險回避、風險分散、風險隔離、風險轉移、風險控制、保險、期貨等。同時,風險具有三個要素,即風險因素、風險事故、風險損失。如果風險缺少了三要素的任何一項,我們都不認為這是風險,當然就不存在風險管理。另外,我們需要識別的是風險因素,評估的是風險損失。
       現實生活中,人們經常忽略了風險識別與評估的過程,直接進入風險處理,更談不上對風險處理的有效監控。同時,對風險識別的對象也有誤區,即只識別表面的風險事故,而忽略深層次的風險因素。而且行業專業人員與風險管理人員在風險管理中的角色錯位:或者是專業人員對風險管理進行大包大攬,或者是管理人員涉足專業領域,導致了行業風險管理的各種問題。
       三、基于風險管理理論對現階段防控工作的梳理
       (一)風險識別
       風險識別,是對風險主要風險因素進行識別,在這場新型冠狀病毒防控管理中,主要的風險因素有兩項,一是地域因素,即來自湖北的因素,二是是否知道接觸史,依據這兩個因素的配對,劃分出四類人員。

風險因素 來自湖北 非湖北
本人 A  
確定接觸 C C
不確定接觸 B D
       現階段的防控分類大方向沒有問題,對人群進行ABCD分類,本質就是對風險識別。但這環節最大的問題在于對疑似人員在確診前,未納入A類、C類人員管理中,就會存在疑似人員的管理真空。
       (二)風險評估
       風險評估是指風險識別的基礎上,對風險性質、數量、分布進行歸類、統計。A類人員無需評估,因為都暴露出來,實際人數每天都在統計,這項管理工作對A類人員,無需再花成本。但根據2020年2月3日晚10時白巖松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武漢死亡265人,“病死率”是5.15%,湖北的“病死率”是3.13%,而非湖北地區0.18%。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距時,李蘭娟院士的理由是因為湖北醫生資源不夠,其他省是好幾個醫生圍著一個病人,但我不認為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原因應該是:湖北省以外的A類基本都識別出來了,但湖北的A類人員因為醫療資源不夠,大量的人員沒有確診。因為對大量“疑似”沒有及時識別,所以風險評估就不準確。如果按全國(非湖北)的死亡率0.18%,則A類人員不是5142人,應該是265人/0.18%=147000人!所以,對A類人員的風險識別管理,特別是對疑似人員需要盡快確認,這是武漢的風險管理重點。其他地區的A類人員識別也有一些類似問題,但主要是來自B類轉移過來的A類人員,因此工作重點可以往后面走;
C類人員經過全社會的登記、篩選,這項評估工作也基本完成,而且這項工作目前做得最為到位;
目前B和D類人員是混雜在一起,是無法評估的。根據目前的做法,通過一段時間B、D的全員隔離,B類人員就會慢慢出現,并開始評估。但問題是B類人員的識別因素是基于“不確定是否接觸”,如果基于通過隔離一段時間,讓其發病暴露后進行區分,即通過識別“風險事故”來評估,本質上就產生上述所說的風險識別的誤區:用識別“風險事故”代替了“風險因素”。因此就產生了對B類人員的管理不到位的情況。
       (三)風險處理
       風險管理最關鍵的環節是風險處理。風險處理包括自留、回避、分散、隔離、轉移、控制、保險等。不同的風險人群,采取的方法不同,但采取哪種方法,主要是根據風險管理的最后一個環節,即風險監控到的效率進行取舍。
A類人員的最佳風險處理方案應該是控制,即積極治療,雖然治療成本高昂,據說治療一個重癥者,需要的費用高達80萬元,但人命關天,特別是在我們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為了廣大人民生命的安全,快速集合了全國的力量,火速建成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這個環節,不能用經濟來計算,這是我們國家對人民利益的取舍。
對于C類人員,目前最佳的方案是“隔離”,但隔離多久,這就涉及風險評估的結果。據專家分析,潛伏期一般為14天,當然也有少則1天,多則23天的報道。選擇1天?14天?23天?還是其他?如果這種分布呈“鐘型”分布,如果1-10天基本的概率能達3個西格瑪,那么,按10天隔離,足夠使C得到有效管理。
但這種風險安排只適用于C類風險單位,對于B類風險單位人員,這個方案并不同樣適用,而且,本次“風險管理”的難點就是B類!而且管好了B類,也就管好了D類,做好D類風險管理才是本次防控工作的終級目標。
       四、本次風險管理的難點與應對
       前文提到,本次風險管理的難點,應該是對B類人員的風險識別與管理。
       李蘭娟院士提出了“大數據”管理,但仔細思考,大數據只能分析分布,但阻止不了2B、3B,nB的發生。大數據可以細分到某個人,但精準不到A與B接觸的方式、距離、時長。2月3日,國家出臺了第五版的診療方案,重點側重于對AC類人員的風險管理,對于B、D類人員的風險評估與安排還是沒有切實可行的方案。這個方案沒解決,在給A、C類人員采取的任何措施,就好比給沒有底的袋子裝麥子,這個袋子永遠裝不滿。
       那么,基于相互保險思維,即行業安全管理角度,我們可以對防控工作作以下改善:
       (一)填補“風險識別”的真空地帶
在風險識別的階段的真空地帶主要是對“疑似”人員的盡快確診,使其盡快明確成為A類或D類人員,以免產生管理真空,使這部分人員游離于社會,造成風險管理的混亂;
       (二)糾正用 “風險事故”代替“風險因素”進行風險識別
       對B、D類的風險管理是繞不過去的,但又是難點,怎么辦?風險理論告訴我們,風險三要素包括風險因素、風險事故、風險損失。我們平時能看到的是“風險事故”(即發燒、咳嗽)、管理的目的是“風險損失”(死亡、醫療費用)。同時,需要強調的是我們做風險識別的是“風險因素”,在現實風險管理中,大家容易把風險識別放在“風險事故”層面,而不是在“風險因素”層面,因此才導致風險識別的困難。從廣義角度來講,發病、潛伏等人員都屬于“風險事故”,我們目前識別的只是風險事故,卻忽略了“風險因素”!新型冠狀病毒的B類人群的風險因素是什么?目前對B類人員篩選的難點是無癥狀,即沒有風險事故,但一定有風險因素,沒有風險因素就沒有風險,就不存在風險管理。在“不知是否接觸”為風險因素的情況下,這種風險因素本質無法識別,所以需要對挖取更深的風險因素,在對B類人員的風險識別中,體檢的各種醫療數據就應該是風險因素。當然,確癥需要“核糖核酸”檢測,但是是否存在一種最常規的指標,如血常規、尿常規、糞便等,可以快速找出“疑似”,我們不需要“確癥”,只是對風險因素進行識別,這種識別不要求有6個西格瑪,3個西格瑪就完全勝任。這樣就可以大范圍識別B類人員。雖然我不是醫生,因為醫生的職業習慣決定了,只有在100%確認的情況下才給予確診,但從風險管理角度來講,找出“疑似”比有癥狀后再去“確認”,在這場風險管理中更加重要!將B類人員的識別轉到“疑似”識別,將使新型冠狀病毒管理工作效率成倍提高。
       (三)對B類人員的風險安排不能局限于“隔離”
因為B類人員沒有準確識別,所以對B類人員進行隔離,實際只能對全社會的D類離人員一起隔離,那么就會造成全社會的無限期的隔離,雖然這種措施最安全,但風險監控的結果必然成本巨大。只有通過更好、更快捷的風險識別,真正分清BD人員,才可以使大量的D類人員擺脫長期隔離的生活。所以對BD人員進行10天隔離,再結合準確的風險識別,避免B類人員的風險自留的處理行為導致D類人員成為新的感染者。
       (四)糾正風險管理人員的錯位
       行業(醫學)專家可以專心于A類、C類人員的治療管理,但對整個B、D類的管理,甚至于整個行業的風險管理,更應社會管理人人員積極介入,從行業風險管理角度進行思考、處理,而不應為難專業(醫學)人員介入B、D類人員的管理,這只能會讓他們力不從心,言不由衷。
 
       總之,以相互保險的行業安全管理思維,即基于風險管理的角度,可以發現我們正在全力進行的疫情防控工作存在的問題、原因以及工作重點。通過全面梳理現階段的疫情防控工作,可以辨明防控方向,把握工作重點,化解難題,早日戰勝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