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列表
當前位置: 主頁 > 交流信息 > 理賠案例 >

論返港船員安全管理的必要性

時間:2020-02-12 09:55 作者:省漁業互保協會 吳弘 責編:潘思敏 點擊:
       漁業船舶在海上生產作業歸來后的返港期間,容易出現許多不定的安全隱患。如夜晚異地港口停泊卸貨作業,船長不熟悉當地碼頭水深、暗礁、水流情況;或外地船員告別海上辛勞的作業,準備放松心情上岸購置生活用品,同時也放松安全的警惕意識;或因漁獲買賣交易、漁船加冰加水補給、新船員的雇傭交替等需要,船長疏忽其船員的安全管理等;船舶停泊港口期間,也易發船員意外等事故。
       【案情說明】
       案例一
       2018年12月5日,閩東漁某漁船停靠于漳州市東山縣大澳中心漁港休整。12月6日2100時船東發現船員廖某(年齡54歲)失聯,后該船東召集人員在港內周邊尋找,經搜尋于12月8日在他船旁邊水域發現尸體,經東山縣公安局城關邊防派出所法醫鑒定為溺亡。出險原因為攀爬船舶時,不慎落水導致溺水死亡。
       案例二
       2019年3月7日,閩晉漁某漁船停靠在深滬中心漁港淺灘處對漁船螺旋槳及舵葉進行維修,3月11日0800時,潮水退去,輪機長李某(年齡69歲)在漁船后面甲板上搬動電焊機準備開始對船尾進行維修時,因電焊機漏電,當場觸電死亡。出險原因為觸電死亡。
       案例三
       2019年7月28日1000時左右,閩龍漁某漁船停靠在龍海市紫泥鎮下樓村華福船廠附近修整,船員莊某(年齡34歲)留守在船上準備出海拜神事宜。1230時左右在距離漁船7-8米海域發現尸體。經當地派出所調取監控,發現出險原因為跌倒不慎落水導致溺水死亡。
       案例四
       2019年9月2日1830時左右,閩獅漁某漁船在東山萬祥船廠維修船舶時,船員周某(年齡29歲)從船底爬到船上甲板時不慎從竹梯上跌落,頭部著地。后送往東山縣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發現出險原因為攀爬樓梯時不慎墜落死亡。
       【法律法規】
       《海上交通安全法》規定“船舶、設施上的人員必須遵守有關海上交通安全的規章制度和操作規程,保障船舶、設施航行、停泊和作業的安全”,并且“船舶、設施航行、停泊和作業,必須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法律、行政法規和規章”。
《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船員管理辦法》規定,船長是漁業安全生產的直接責任人,在組織開展漁業生產、保障水上人身與財產安全、防治漁業船舶污染水域和處置突發事件方面,具有獨立決定權,并履行以下職責:(一)確保漁業船舶和船員攜帶符合法定要求的證書、文書以及有關航行資料;(二)確保漁業船舶和船員在開航時處于適航、適任狀態,保證漁業船舶符合最低配員標準,保證漁業船舶的正常值班;(三)服從漁政漁港監督管理機構依據職責對漁港水域交通安全和漁業生產秩序的管理,執行有關水上交通安全、漁業資源養護和防治船舶污染等規定;(四)確保漁業船舶依法進行漁業生產,正確合法使用漁具漁法,在船人員遵守相關資源養護法律法規,按規定填寫漁撈日志,并按規定開啟和使用安全通導設備;(五)在漁業船員證書內如實記載漁業船員的服務資歷和任職表現;(六)按規定申請辦理漁業船舶進出港簽證手續;(七)發生水上安全交通事故、污染事故、涉外事件、公海登臨和港口國檢查時,應當立即向漁政漁港監督管理機構報告,并在規定的時間內提交書面報告;(八)全力保障在船人員安全,發生水上安全事故危及船上人員或財產安全時,應當組織船員盡力施救;(九)棄船時,船長應當最后離船,并盡力搶救漁撈日志、輪機日志、油類記錄簿等文件和物品;(十)在不嚴重危及自身船舶和人員安全的情況下,盡力履行水上救助義務。(第二十三條)
       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船員管理辦法》為保證船長能夠履行職責,同時賦予了船長五項權力:(一)當漁業船舶不具備安全航行條件時,拒絕開航或者續航;(二)對漁業船舶所有人或經營人下達的違法指令,或者可能危及船員、財產或船舶安全,以及造成漁業資源破壞和水域環境污染的指令,可以拒絕執行;(三)當漁業船舶遇險并嚴重危及船上人員的生命安全時,決定船上人員撤離漁業船舶;(四)在漁業船舶的沉沒、毀滅不可避免的情況下,報經漁業船舶所有人或經營人同意后棄船,緊急情況除外;(五)責令不稱職的船員離崗。(第二十四條)
       上述法律法規規定船長作為船舶的法定管理人員,是指揮和管理船舶的重要負責人,對船上船員履行法定職責具有絕對的權力,是船舶安全航行的主體責任人,也是船舶落實船員條例和值班規則的主要責任人。因此,對船員的履職檢查,關鍵是對船長的履職檢查,是要落實船長指揮和管理船舶的主體責任。
       【原因分析】
       事發偶然,但必有果。劣習是釀成事故的固疾,隱患是引發事故的溫床。人的不安全行為,物的不安全狀態是導致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安全生產的最大威脅。船員的安全行為不僅可以直接避免事故,還可以克服物的不安全狀態,消除物的不安全因素。
安全生產,重要的是安全意識。管理者安全意識不強,“預防為主、安全第一”、“安全就是效益”,“生產服從安全”等觀念沒有牢固樹立,就談不上重視和抓好安全管理,從業船員安全意識不強,就不具備辨識能力、操作能力、防護能力,安全就沒有保障。強化安全意識的重要手段就是用安全管理的理念引導員工,意識決定思維、思維源自理念,有了切合實際的管理理念,船長就有了安全目標,船員就有了方向。
       【案例總結】
       漁業安全文化是船東安全管理意識、安全生產行為以及安全規章制度的組合,是安全生產和氛圍的表現形式,從業安全文化是凝聚人心的無形資產和精神力量。
返港船員行為規范、安全價值觀、安全奮斗目標、安全形象等若沒有人去宣傳它、推廣它,就只是個擺設,像浮云流水,怎么會深入人心呢?安全生產文化是漁業生產文化,應本著從船員中來,到船員中去的思路,引導從業船員參與。讓船員在參與各種各樣與安全文化有關的活動中逐漸由了解到認知,由認知到認同,由認同到成為自覺的行為。最終達到讓船員潛移默化地接受新的安全價值觀,并逐漸用來指導船員自己的行為。激發船員“關注安全、關愛生命”的本能意識,才能實現根本的安全。也是在安全生產中實施文化創新戰略的必然選擇。
       【啟示與參考】
       塑造漁業港口安全文化是一項長期、艱巨而又細致的工作,一種優秀的安全漁業文化的構建不像制定一項具體的制度,提一個宣傳口號那樣簡單,它需要船東有意識、有目的、有組織地進行長期的總結、提煉、倡導和強化。
       福建省漁業互保協會在日常漁業生產安全宣傳工作中通過多種途徑宣傳、多種形式培訓來推廣強化船員安全教育。目的是為營造具福建特色沿海平安和諧漁業港灣,是漁業安全文化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是實現中國漁業可持續發展的有力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