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列表
當前位置: 主頁 > 交流信息 > 理賠案例 >

關于海難救助問題的分析

時間:2020-06-18 17:54 作者:省漁業互保協會 莊秀 責編:潘思敏 點擊:
       【案情簡介】
   
       2017年9月22日23時30分左右,A漁船在東經125度17分、北緯27度30分附近海域從事燈光圍網作業時,由于漁船機艙起火,火勢兇猛,A漁船發出求救信號,B漁船(船長34.95米,噸位197噸)立即收網放棄作業,組織船員趕往事發海域進行施救,經歷了8小時的救援時間,成功救起A漁船13名船員,但是A漁船最終沉沒。B漁船因參加救援耽誤了生產作業,按產量估計漁獲物損失約7萬元。
       【案情焦點】
       本案中B漁船的救助行為是否構成海難救助行為及此次救助行為(包括對于船員人命的救助)是否享有救助報酬的請求權?我會對B漁船的救助費用是否承擔賠償責任?
       【相關法律法規】
       海難救助是海商法中特有的法律制度,它是針對海上的特殊風險產生的。海難救助,又稱"海上救助"。廣義上泛指一切在海上或與海相通的可航水域中進行的援救行為或活動,它既包括對物的救助,也包括對人的救助。狹義的海難救助則僅指對物的救助。海商法第一百七十一條規定:“本章規定適用于在海上或者與海相通的可航水域,對遇險的船舶和其他財產進行的救助”。所以海商法關于海難救助的相關法規僅適用于狹義的海難救助。
海難救助的構成必須具備下列要件:

       一、被救助的標的必須是法律認可的救助標的。
       (一)船舶是海難救助的傳統標的。海商法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一項規定:“船舶,是指本法第三條所稱的船舶和與其發生救助關系的任何其他非用于軍事的或者政府公務的船艇。”因此,海難救助,救助方必須是20總噸以上的并非用于軍事的、政府公務的海船和其他海上移動式裝置,被救方則可以是包括內河船和20總噸以下的小船,只要是非用于軍事的或者政府公務的船舶即可。
       (二)其他財產。船舶以外的其他財產應該是海上財產,海商法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二項規定:“財產,是指非永久地和非有意地依附于岸線的任何財產,包括有風險的運費”。所謂有風險的運費是指到付運費,因為這種運費的支付是以貨物到達目的地為支付前提的,如果貨物不能安全送達,則不予支付,因此對應收運費的承運人構成一種損失。但是,海商法第一百七十三條規定:“本章規定,不適用于海上已經就位的從事海底礦物資源的勘探、開發或者生產的固定式、浮動式平臺和移動式近海鉆井裝置”。
       二、存在海上危險
       海難救助必須發生在海上或者與海相通的水域。海上的危險從危險的程度上來講應為船員無法自救的危險。只要船舶、貨物、船舶附屬品等一方面面臨危險就可以確定危險的存在。
       三、救助必須是自愿的行為
       海難救助必須是救助人自愿的行為,不能是基于既有的義務而為的行為。如船員對本船在遇險時的救助,引航員對船舶的引領,國家消防職能部門進行的滅火等行政行為,都不是海商法上的海難救助行為。
任何海上援救行為符合以上三大要件時即構成海難救助。
對于救助報酬,海商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救助方對遇險的船舶和其他財產的救助,取得效果的,有權獲得救助報酬;救助未取得效果的,除本法第一百八十二條或者其他法律另有規定或者合同另有約定外,無權獲得救助款項。”而海商法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對構成環境污染損害危險的船舶或者船上貨物進行的救助,救助方依照本法第一百八十條規定獲得的救助報酬,少于依照本條規定可以得到的特別補償的,救助方有權依照本條規定,從船舶所有人處獲得相當于救助費用的特別補償。”

       通常情況下請求救助報酬的前提是實施了海難救助,而且救助有成果。"無效果,無報酬"是海難救助中的一項基本原則。所謂救助有效果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只要船舶或其他財產相對安全了就可認定為有效果。救助未取得效果的,但是對構成環境污染損害危險的船舶或者船上貨物進行了救助,便可根據情況得到救助費用以外的特別補償。特別補償的支付不以救助取得成果為前提。
       【案情分析】
       本案中由于B漁船船長34.95米,噸位197噸,且是非用于軍事的或者政府公務的船舶,符合海商法中對于船舶的規定。被救漁船A是法律認可的救助標的,且其存在海上危險,B漁船在收到求救信號后自愿放棄作業去救援,此次救助行為符合海難救助的三要素,屬于海難救助。由于經過了8小時的營救,A漁船最終還是沉沒,根據"無效果,無報酬"原則,B漁船對于此次海難救助不享有救助報酬的請求權。
對于海上救助人命是否可以請求救助報酬的問題一直都是有爭議的。筆者認為海上救助人命應該也能獲得救助報酬。海上作業風險大,救助行動也十分艱難。當遇到人命與物都有危險時,對于物的救助能得到救助報酬而人命的救助不能獲得報酬,那么是否會導致救助方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對于物的救助上,使得對于人命的救助力量相對較小呢?若是人命救助也能獲得相應的救助報酬,是否能促使救助方集中更多力量去救助人命呢?海難救助本是一種海上無私救助行為,且救助行動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人力和物力,若是救助方在人命救助上取得了效果依然要自己承擔一定的經濟損失,是否不合乎情理呢?對于海上人命救助,若也依據"無效果,無報酬"原則處理,是否可行呢?當然,這只是筆者自己的一個想法而已,目前我國海商法的海難救助也只是針對于物的救助,也并未有相應法律規定海上人命救助能獲得救助報酬。所以此次救助行為中B船對于船員人命的救助無法獲得救助報酬。

       對于救助費用,我會依據海商法中海難救助"無效果,無報酬"原則制定我會《沿海內河漁業船舶互助保險條款》中救助費用相關條款,其中第四條(2)規定:“保險漁船發生保險責任范圍內的事故時,會員為防止或減少損失而采取的必要的、合理的、有效的措施所發生的施救費用以及請求外力有效救助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有效的救助費用”。所以我會對于此次事故無需承擔施救費用的賠償。但是,我會始終不忘“互助共濟,服務漁民”的立會宗旨,對于此次的海難救助行為給予一定的補助,獎勵B船積極參加救助的行為,雖然此次海難救助行為“無效果”,但是B船成功救起13人,以致事態未發生進一步擴大,為漁業防災減災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目前海難救助在商船之間較為廣泛的應用,但在漁船之間用之甚少。就目前的漁業保險中,就算是“有效果”的海難救助,也是很難得到保險公司賠償的救助費用。假設本案中經過B船舶的救助,A船舶成功被救起,那么B船舶應該享有救助報酬權。但是漁業船舶間互幫互助已是約定俗成的了,正常情況下B船舶不會向A船舶索要費用,如果我會將救助費用賠償給A船舶,而A船舶并未將這筆款項給B船舶,將造成A船舶的不當得利。若B船舶也是我會會員,由其向我會索要救助費,又因其并未發生保險事故,我會也無法賠償其費用。我會一直在不斷研究討論新條款,望不久之后能夠推出一款有效保障海難救助中救助船舶利益的條款,使得海難救助在漁船中也能廣泛運用。
       【啟示與思考】
       由于海上作業受到天氣、海域等各方面影響,風險性極高,遇難的可能性也較大。船舶在海上遭遇海難時,獲得援救的機會遠遠低于陸上。為了保護海上財產,鼓勵對遇難船舶的救助,逐漸形成了救助難船可以獲得救助報酬的法律制度。雖然有些救援行為無法得到救助報酬,有些救援行動還會導致一定的經濟損失,但是只有漁民群眾都發揚海上無私救助精神,互幫互助,才能互惠互利,使得福建省漁業事業走可持續發展路線。